VeraWu

在玫瑰深处,暝于星光♥

 

❤家❤

嗯……突然词穷的我……就……看吧?

-------------------------------


坐拥万千风貌,港城似乎一直就带着它那与众不同的气质;每一处,每一个角落仿佛都充斥着引人细味的故事,摩登与怀旧共治,慢慢地渗进街头巷尾;冬青树叶影婆娑,在石子路上摇曳铺洒出零零星星的光点,街头小店里飘散而过的余味儿,给午后的时光染上一层馥郁的咖啡浓香……


掌心相贴,纹理相合,她侧靠在他的臂膀,口罩帽子都掩盖不住两人眼底眉梢的蜜意,拐来拐去,然后停到一处,这是今天的第三家了;两人默契地不愿选择流水线的产物,那些东西觉不出家的气息,最后躬亲,只为了挑选出合乎心意的饰物,粉饰那个名为家的地方。


她新戏的拍摄暂告一段落,他便迫不及待地带着她回了香港,那晚他的呢喃仿佛还在她的耳边萦绕:“跟我回香港吧,我想带你回家,你都还没来得及去看呢——我们自己的家~”,最后的那个字重重地撞进她的心底,回抱住他,柔柔的一声“好”,便温暖了这清冷的夜。


这些独立设计的家居店还挺合拍,扑面的虽说都是居家的感觉,但每一家却都有自己不同的理念,摘掉束缚,嗯,这一家的风格似乎还多了那么一丝丝港人的回忆,不然,他的眼里怎么会闪着恋旧的光芒。


“这个怎么样?放在客厅里?”,她转头,询问着她身侧的那个人。“嗯,二次元的,我喜欢~”,他左眉微微一挑表示赞同。


“还有这个,好可爱呀~我想放到弦关处,一进门就能看到~”,赵小姐拿起一个摆饰,手指轻拨,小提琴声便悠悠传进耳朵里,她爱不释手。“你喜欢就好~”,他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颊。


兜兜转转一圈,两人才来到寝具区,她登时就有些羞涩,十指紧扣,看着眼前的这张睡床,那些设计理念的介绍一个字都没有听进耳朵里。察觉到她的不好意思,微微俯下身在她耳旁逗闹,“不是吧~脸这么红?我又不是要在这里把你就地正法~”。这句调笑赵小姐可是听得明明白白,当下就红着脸去捏他腰侧的肉,他笑着躲闪,最后将她牢牢后抱在怀,侧脸紧挨,“乖~不闹了,不喜欢这个我们再看别的~嗯~”,她的脸貌似却更烫了。


也许是被家居店的氛围所感染,两人沉浸于此,边挑边分享着自己的感觉,逛了好久才到了结账区。兜里的一阵短促震动后,铃声扬扬而出,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家姐。划开接听,她便自动自觉地微微踮起脚尖,下巴磕在他的肩头,注视他的侧脸,手机那头的声音也断断续续传到她的耳里:“伟霆啊,我听妈咪说你跟丽颖在外面呐?”,“嗯,是啊”,“那你们顺路的话帮我去Moon baby带点东西吧……”,“嗯,嗯嗯,好我知道了,等过两天我再拿给你”,“好,拜~”


这边的结账也结束了,她站定,望了望他,“家姐要带东西吗?”,他将手机放回兜里,搂住她的肩,“嗯~走吧,去给你侄子买点东西!”


在Queen Road停好车,两人全副武装地走进了家姐指定的母婴店,温柔的声音在一进门就飘了过来:“世界上最温暖的事,是看着你慢慢长大……”,导购小姐亲切地迎上来,对两人的打扮没有丝毫的讶异,这种情况在高档的私人母婴店屡见不鲜。


导购小姐看了看身边的这对璧人,扬起标准的微笑,“两位爹地妈咪需要帮忙吗?”,她顿时就庆幸自己戴了口罩,不好意思地往他身侧又挨了挨,他笑了笑握紧她的小手,把基本信息和需求对着导购小姐复述了一遍,便被引到了所需的分区。


“你为什么不解释啊?搞得好像是你的baby一样。”赵小姐腹诽,“她又不是我的谁,我干嘛跟她解释这么多,再说了,早晚都得逛的,就当提前实习咯~”,陈先生一把搂住她的细腰,径直往前走,毫不理会她的小小抗议。


照着家姐的需求选购,却在结账时看到了橱窗里的小木马,他定神望了好久,最后决定买下。看到帐单上的一长列,她的目光却停在数字2上,“为什么要买两个啊?肥妹不玩儿小木马了吧?而且为什么一个要组装好的另一个要自组装的呀?”,她疑惑点有些多。


“谁说是买给肥妹的,组装好的那个呢是给你侄子的,另外一个是为我们以后的bb准备的~”,他在她耳侧低语,她整个人都羞得说不出话来,他又接着说,“我想给我们的宝宝亲自组装一个小木马,这样以后他/她坐在上面,就像是坐在爹地的怀里一样~”,不顾还在店里,她搂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膛,心里暖的一塌糊涂:你一定会是个好爸爸!莫名地就开始期待一家三口的生活。她不用说,他都懂。


驱车返回新居,不让她来来回回,他大包小包地往里拎,超大件的就让店里配送,之后一把将副驾上的她横抱起,“乖,闭眼~”


听话地闭上双眼,感受着他沉稳的脚步,她安安静静窝在他的怀中,由他抱着,突然感觉周遭空气向下流转:他上楼了。


心突突地越跳越快,“可以睁开了~”,一室的柔光印进她的眼底,她下一秒就想要落泪,原来他早就布置好了他们的卧室,难怪之前他一直问自己钟意的元素,“Welcome home~陈太太~”,他的气息扑在她的侧脸,她咬咬下唇,将脸埋进他的颈窝,鼻尖轻蹭,故作不满地嗔怒,“别乱喊,还不是呢~”,但他脖颈处的湿意却完完全全出卖了她。


“前段时间你抽不开身,我就设计了车库,只粉刷了一半,另一半要加上你的设计;其他的都还没有弄,但我擅自设计了卧室,我等不及了,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他抱紧她,光滑的下巴也蹭蹭她的小脸。


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抬起水漾漾的眸子望着他,点头,再点点头,双臂复又搂紧他,心里的熨帖在小脸上展现的一览无遗。“其他地方,我们一起,嗯?”,他宠溺地亲亲她的耳垂。“好~”,又是柔柔的一声,将他的心都暖的透彻。


大件的摆件和家具还没送来,两人便按照大致的设计思路决定饰物的去向,他从后面抱住她坐在卧室的地上,看着她涂涂画画,壁灯的柔光拍在两人的身上,在地上描绘出重叠的身影,影子里的他怀里面捂了个小小的她。


……


入夜,侧躺着窝进他怀中,他将她箍紧,让她刚刚好靠在他的心上,“我不愿与时光厮守,我只想跟你白头,世界那么大,我只想和你安居一隅,为你遮风挡雨,这才是我要给你的,家。”


她鼻头微酸,抬头便吻住他的双唇,声音在他的唇上旋转,“陈先生,这里便是我的家~” ,抚按着他的心口,这里刚刚给了她一生的承诺,她心归属的地方。


-------------------------------


唉,赶紧结婚吧,每天给你俩闹腾的脑子都不安静~

  190 86
评论(86)
热度(190)
  1. 不吃香菜的芒果VeraWu 转载了此文字
    甜到齁❤️

© VeraW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