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Wu

在玫瑰深处,暝于星光♥

 

【从今】part30✨

我不要更文了,我要在夕阳下翻滚!😍😍😍😍

Z: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射进来,从梦中醒来的一瞬间,总会让人有些晃神。

两个月以来的朝夕相处,让她已经有了一点儿做母亲的自觉。
赵丽颖下意识地摸自己的肚子,却摸到了一双温热的手。她本能地吓了一跳,一回头,看到男人搁在她枕上的脑袋,才安心地笑了。

她轻轻移走陈伟霆搭在自己身上的胳膊,刚坐起身披上一件晨衣。却又立刻被人拽紧一个热乎乎的怀抱。
“诶…”她控制不了重心,被拽倒在他怀里。
赵丽颖嗔怪地打他,“吓我一跳!醒了也不吭一声。”
他刚睡醒的时候是有一点迷糊的,“你去哪儿啊。”
“我做饭呀我还能去哪儿。”她推推他栽在自己肩膀上的头,“起来啦,你这样抱着我咱俩一会儿喝西北风啊?”
“哦,做饭…”他嘟囔着将要倒回枕头上,却又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做饭?”
赵丽颖抱臂倚在门框边,无奈地点点头。
床上的人坐到了弹簧似的跳了起来,把她拉回床上,两下拽掉了她的拖鞋,拎起被子把人从头盖到脚,只露了一个脑袋在外面。
“你要闷死我吗陈伟霆?”
“你要透气啊?等下我给你开窗户…”说着转身向窗边走去,“你说你,做什么饭嘛!有妈咪这个大厨在,需要你做饭嘛?”

对于赵丽颖怀孕这件事,妈妈表现的比他都激动。
为了以后生宝宝方便,赵丽颖决定在香港做产检,这样医生会比较了解她的情况。陈伟霆也认为,在香港待产有妈妈和姐姐照顾她,比较放心。于是当即告诉了妈妈女友怀孕的事,买了机票准备回家。
当两个人还在首都机场偷偷摸摸躲着狗仔候机时,陈妈妈她老人家就用电话轰炸了儿子十几次。
一会儿是问他老婆要吃什么,不喜欢什么;一会儿是问要不要找个宽敞的商务去接机;一会儿告诉他香港这边好像想下雨,小心地滑;一会儿叮嘱他记得跟哥哥姐姐打个招呼。
甚至。
“阿仔吖…妈咪觉得嘞,你系知呢些事嘅,唔过…夜晚嘞,你两个还是…”
“妈咪!”陈伟霆难以置信地捂住听筒。
“好啦,我唔讲就系了嘛…”
手机消停了没有十分钟。
陈伟霆深吸一口气,“嗨,妈咪…”
“你两个翻嚟,住系边度哇?”
这个…陈伟霆想了想。
他带她回香港,本是想住在他的新房子里,一来那是他自己的房子,可以享受二人世界;二来,那本就是他买来,准备当他们的婚房的。
话一出口就被妈妈大骂一顿:装修都没做完,甲醛超不超标都不知道,就敢带着孕妇住进去,三十多年白活了,只长个儿不长脑子。
于是他领着媳妇儿住进了妈妈家里。两天来,每天看着妈妈给她煲汤,放音乐给她听,介绍姐姐的产前运动教练给她认识。他看着妈妈满脸的慈爱,感觉……自己很像是一个女婿。

“那么重的烟,你能受得了嘛!就算早饭不用怎样开火,那地板上万一要是有水有油呢?滑倒了怎么办?”陈伟霆仍旧在苦口婆心地教育自己不安分的女朋友。
赵丽颖把被子掀到胸口下方,“那我干嘛?就这样天天躺着养肉呀?”
闻言,他一脸神秘地凑到她跟前,“我们今天做一件有趣的事好不好。”
赵丽颖看着他,慢慢地,一点一点,警惕地把被子重新拉到下巴上。
他伸手制止了她的小动作,“你想什么啊,宝宝这么小我会这样吗?”
妈咪会宰了我的。
“那你要干什么?”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换衣服!带你出去!”


香港中环
一间工作室内,赵丽颖低头打量面前的图册,耳朵里偶尔会有对面那个金发…也不知道是女郎不是,就算她是吧,呜哩哇啦的说话声。
当初学的英语都塞哪儿去了?她不好意思地冲外国友人笑笑,求助地看向陈伟霆。
陈伟霆冲她摊摊手,“她说的是西班牙语,我也不懂。”
她觉得自己找了一个傻子,“那我们今天的活动是什么?体验聋哑人的生活?”
“Hey,bro!”傻子突然露出大白牙,朝门口打了一个响指。
终于看见黄种人了,这下陈伟霆不聋了。
赵丽颖暗暗松了口气,只要他不聋自己就不聋。
“跟你介绍。”他在她耳边柔声说,扶着她站起来,搂住她的肩膀转了个身,与黄种人面对面,“这是我兄弟,Kim,是pronovias,就是这个牌子的设计师。”赵丽颖微笑着对Kim点点头,他又对Kim说,“阿Kim,呢位就系阿嫂啦。”
Kim冲赵丽颖伸出手,用普通话说,“嫂子你好。”
赵丽颖惊喜地看了他一眼,握了握他的指尖,“你会说国语啊,说得这么好,真厉害。”
“我在上海读的高中。”他解释道,“现在在内地有工作室,所以咯,生活需要。”
“没人要听你讲故事!”陈伟霆黑着脸打断他。
要不要脸,明知道我国语不好还在我媳妇儿面前显摆,去你的“生活需要”!你那叫“工作需要”,我才是“生活需要”好吗,“你给我当个翻译。”
赵丽颖有点尴尬地看了Kim一眼,伸出两根手指,戳戳陈伟霆的腰,“你干嘛呀,怎么和人家这个态度……”
Kim满脸的无所谓,“坐呀嫂子,别站着,你现在情况特殊。”
赵丽颖的脸红了个透,凑到陈伟霆耳边咬牙切齿,“这是什么光彩的事吗?要不要给你个喇叭广播一下?”

“对了?”埋头翻阅图册的Kim突然抬头,“嫂子想要什么风格的?传统一点,还是设计感多一点。喜欢蕾丝吗?”
陈伟霆赞同地点点头,眼神深邃地望着他,“对,去看看,你喜欢什么样的?”
她看着他的眼神,突然就感动地说不出话,“我也不会挑…你喜欢什么?”
陈伟霆看她确实为难,便把图册拎过来亲自翻看,“我喜欢什么啊?我喜欢……”
“你呀。”说着他扭头在女人嘴上啄了一下。

“ ¡Qué dulce!”国际友人停下手中刷刷忙碌着的笔,看着他们,开心地笑着耸耸肩,“El amor.”
赵丽颖轻轻推了陈伟霆一把,问Kim,“什么?”
Kim也是笑笑的,“她说,'爱情啊 多么甜蜜'!”
他是朗诵一样的表情和语气成功逗笑了有点害羞的姑娘。

隔着桌子,国际友人把画板递到赵丽颖面前。
赵丽颖受宠若惊,“啊?谢,谢谢。”
“不客,气。”国际友人蹩脚地回应她。

“这是……”她看着纸张上的那四条风格迥异,却又莫名契合的裙子。
正中间的那幅画,让她从心底感到熟稔和温暖,像是一位阔别重逢的故人。
泡泡袖她很喜欢,可以挡一挡上臂的肌肉,新娘子怎么能那么壮呢。腰线也提的高高的,设计师应该是用心观察了自己的身材,想方设法地弥补小身板儿的劣势。自腰际向下蔓延出数道褶皱,盘旋着像一朵绽开在礁石上的浪花。贴身的剪裁勾勒出大腿的的曲线,鱼尾拖在地上,像身后落了一片茫茫的雪。
这是她的婚纱吗?她指尖划过纸张,勾勒着裙子优雅矜持的轮廓。再过几个月,她就要穿着这个裙子,嫁给最爱的那个人了吗?

陈伟霆看着她泛红的眼角,也凑过来,看了一会儿,说,“好看。只是……”他对身边的人说,“筹备婚礼至少得三个月,到时候你的肚子都大起来了,穿这样紧的裙子会不会不舒服?”
赵丽颖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纸上移走,抓住他的胳膊,“我真的好喜欢啊…”
“乖…”他揽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在怀里,“喜欢我们就要!但是呢,你再另外挑一条裙子做婚纱,好不好?”
赵丽颖飞快地摇着头,“不好。我觉得这才是我的婚纱,我已经想象不出穿着别的裙子嫁给你是什么样儿了……”她撅着嘴,“实在不行的话,要不先等我生了孩子,恢复以后,咱们再结…”

这话就吓人了。陈伟霆立刻打断她,“好!既然我老婆喜欢,那就它了!我早点儿娶你就是。”扭头对Kim说,“一个月内能赶出来吗?20天?”
三个月的孕妇还不怎么显怀,再晚可就不好说了。
Kim面露难色,陈伟霆看了一眼仍在抚摸草图的女朋友,换了粤语,“我添钱,double俾你?”
“唔系钱嘅问题…”Kim摆摆手,低声对外国友人说了几句什么。
外国友人沉默了一会儿,转转手中的笔,冲陈伟霆点点头。
Kim背后拧了他一把,“You owe me a favor!一万欧,内部价位,本想留俾我自己嘅!”
陈伟霆感激地回报了一个微笑,“Thank u guy.”

赵丽颖放下草图,看着他,心里惴惴的,“怎么样?”
陈伟霆在沙发上坐下,抓起她一只手放在手心,轻轻拍打,“赵小姐,准备下个月做陈太吧。”

赵丽颖笑脸上的光彩,倒映在他心底的波光上。
那句诗怎么说的…
“夕阳中的新娘”。

  185 11
评论(11)
热度(185)

© VeraW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