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Wu

在玫瑰深处,暝于星光♥

 

♥注定♥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盗版的童话故事~





休息室的门扇之外,是阵阵急促的脚步来回,有声声不绝的谈笑盘绕,耳里全是混杂交织的喧嚣,这个世界一直如她所闻所见般的热闹。

脱下紧紧包裹住双腿的金色鱼尾,想起谢娜和一众嘉宾方才在她换好着装之后还声声感叹,夸她如真正的人鱼一样,灵动非常。可此时赵丽颖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哑然失笑:人鱼扮人鱼——多此一举!望着一旁被换下的鱼尾装,她怔然出神:人鱼离开了大海,哪里还有灵动之说。


......



那年是她十八岁的生日......

按照人鱼族的传统,身为人鱼族最小的人鱼公主,她终于能够亲自到海面上看看,那个她从小就耳濡好奇的地方。

微暖的海风掬起透明的海水,在盈蓝的海上酿出微咸的湿意。宁静的海洋深处,一抹纤细的身影正朝着阳光透射的方向游来,面浮于水,海面上空的暖阳大方地分享自己的温柔,慷慨地将光点洒落在她的身上。湿漉微卷的如墨黑发在海水之上漾散开来,衬得白皙的肌肤如波光一样粼粼通透。微微转动身体,纤长的鱼尾在海面上划出漂亮的弧度,上面是熠熠闪耀的片片鱼鳞,摆动间带出一串串美丽易碎的泡沫。

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没有海水包裹着的空气,缓缓睁开双眼,视力在霎时间迟缓,片刻,周遭的一切才慢慢在她的眸中清晰起来。不再隔着海洋这层玻璃,阳光暖风,白云礁石,都愈加真实起来。

兀地,一阵歌声缠绕着柔暖的海风飘进她的耳朵里,声音由远及近,不时,一艘游艇徐徐驶进了她琥珀般净澈的瞳里。她赶忙躲到一块礁石之后,悄悄探出半个脑袋,一个男人正背对着她坐在游艇的甲板上,嗓音绵长而低沉,从她的耳里侵袭开来,在她的心上不住地挠,这副好嗓子,一点也不逊色于他们人鱼族。

虽然这首歌曲她并不熟悉,可她也情不自禁地轻轻跟着和,本就天籁的嗓音加上人鱼特殊的声线音色,那人很快便察觉了她的存在,在他回过头寻望的刹那,她警觉地就沉入了海水之中,只留下空灵缭绕的余音和漂浮在海上的片片细沫......

回到海底的她久久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潮,不得不承认,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和一曲轻歌,却让她看出了神,听痴了心。从小,她便向往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像她的兄弟姐妹们那样,在那个世界里开启新的生活,找到自己的幸福,而不是为了与王族的婚约而活着。这不是她憧憬的未来,更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入心的歌声就像是海面上的炽暖的阳光一般,轻易地就让她压抑了好久的梦想生根发芽,给了她做出选择的勇气和力量。

千百年来,人鱼不断进化,能够水陆自如地两栖,面容上他们与人类并无二致,唯一的区别是长相更为精致。她不再需要像以前的人鱼那样同海巫换取双腿才能上岸,但若有他求,则另当别论。念念不忘,终有所动,她推开了那扇巫法之门。

这一代的海巫跟她所设想的全然不同,没有丑陋可怖的面貌,也没有阴森尖细的嗓音,更没有令人丧怯的气场。她面前的这位海巫就像妈妈一样亲切慈蔼,她毫不犹豫地就将自己心里的期许与所求和盘托出。

“那个世界很危险,就算你同我交换,我也不能保证未来的变数。”海巫十分恳切。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Zanilia。”这是海巫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得到了一个追寻梦想的机会,海巫要了她未来十年的爱情,若十年期至她未能顺利返回大海,海上的泡沫就不再是个古老的故事。

十年,如梭的时光在晃晃荡荡中就将逝去,她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懵懂的人鱼少女,在那瓶暗紫色的液体入腹后,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换来的这个机会让她在一次比赛中脱颖而出,顺利踏上逐梦之路,虽然跟自己的预期有所偏差,但她也从未放弃,她想,这就是海巫说的变数吧。在这个完全异于以往的世界里,她有了新的名字,新的身份,开始了新的生活。

她早已适应这里的生存法则,熟悉知晓要如何保护自己,更学会了伪装,无论身心,就像今天,她也依然掩饰得毫无纰漏......

谢娜曾多次地试探过她,有关陈伟霆,有关情爱。可她自己都说不清理不明,这究竟是不是爱,毕竟,那场交易她别无选择。现在的她,来不及想,更不敢想,一没经验二没资格三没时间。

近十年来,她在陆地上相交相熟的朋友都陆陆续续地陷入爱情,组成家庭。赵丽颖身边的追求者也一直不乏,可她却从未动过心,圈子里甚至都给了她一个亲切的昵称:“娱乐圈的红娘”。

赵丽颖好笑又无奈,但也只得任由着去,她常想,若当年海巫讨要的不是她的情爱,她会不会也像朋友们那样,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可陈伟霆于她,终究是特别的。

他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热情又直接。初见时完全没有什么条框子,以合作伙伴的身份初次见面,尴尬生分似乎都被他化为乌有。一脸雅痞的微笑配着一身正挺的西装,怎么看都不搭,却又莫名地吸引着她靠近,同类相引,异性相吸,赵丽颖果断把原因归到后者,用朋友的话来说,她赵丽颖终于对一个男人上了心。

她不是个喜爱热闹的性格,却唯独对他带给她的喧闹毫不排斥,戏里戏外,陈伟霆总是那个让她笑得最开心的人,导演也总说,他把她带的很好。赵丽颖喜欢他恣情展露的笑容,灿过暖阳。

陈伟霆成了她为数不多却又相熟的异性朋友,第二次的合作来得要比想象中的快,赵丽颖早已对他的套路烂熟于心,默契更是无需他言。开机仪式,一个眼神便好戏上演,导演编剧差点都被他俩给糊弄过去,两人才哈哈笑着给出解释。

既相熟,则相惜,这是赵丽颖关于他对自己的过分关心作出的解释。室内的一场戏,暖意充足,可他捧着她的一双小脚时一下就蹙紧了眉头,抬眼,尽是迟疑。下戏了她慌忙解释,把体寒当作借口,拼命掩饰雌性人鱼低过常人的体温真相,他的眼神又转为担忧。更衣间的一次意外,她尾脊之上的凸骨被他无意间发现,赵丽颖又看到了他之前那般的诧异之色。面不改色地又给他打马虎眼,谎称是早前拍戏时的一次意外,再怎么都不可能告诉他,这块是她的人鱼骨,是她化形的标记,陈伟霆却陡然面露欣喜,见她一脸疑惑,马上连声夸奖这块骨头十分好看。

也算是意料之中,陈伟霆的表白来得一点也不突兀,冬季的月夜在他指尖试音的拨弹里抖落了寒冷的气息,踏实和安心将她团团包裹。赵丽颖看到他薄唇微动,歌声娓娓而出,却不是她所熟悉的他一贯的声线。人鱼对声音本就敏感,记忆霎时间在脑海里翻阅,和十年前的海面上的歌声完美重叠。赵丽颖心如鼓擂,原来她鲜存在记忆里的那个人,那个给了她勇气的人,就是眼前人。

深知自己的未来,也明白那一场交易,赵丽颖拒绝了他的心意,下定决心要把他永远留在记忆里。在她离开之前,她也想要给他唱一次歌。借着这次的录制,一首雪人,向他道出那夜的她,她就像雪人,无从解释。



......


良久,赵丽颖对着镜子扯出一抹故作轻松的苦笑,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转身朝门外走去。前脚还没迈出,整个人就又被他拉回了屋子里,圈在墙前,手背触上她的额头,如墨的眉又揪在一起,“大热的天还穿外套,都烧成这样了自己不知道吗?”

她当然知道,身体每况愈下,种种不适都在提醒着自己,她的归期将至。赵丽颖撇开他的手,面无表情,“我没事。”

“赵丽颖,我还是会心疼。”他的手无处安放,只得垂在身侧,他离她很近,一双眼微垂着,吐息之间,全是失意。

赵丽颖无路可退,“伟霆,你不懂”,她微微推开身前的人,拧开门把后又站定,“我们,不可能的。”

“吧嗒”,门被她带上,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


海浪起伏之下,纤细的人类双腿渐渐开始了变化,只有在海里才会恢复原形的鱼尾在月光下显得尤为不真实。离开大海太久,赵丽颖自己都快忘了自己原本的状貌,十八年前鱼尾化形,她已经习惯了双脚踩踏地面的踏实感,夜色将退,白昼初显,十年的光阴就要真正逝去,面对即将离开的事实,她突然就难受的无以复加。

慢慢沉入水面之下,闭眼的漆黑里,一切过往都在她脑里闪过,她的泪终于挣脱禁锢,从紧闭的双眼里悄然而出。泪珠在脱离眼眶的下一秒便化作颗颗粉莹的珍珠,沉入海底。

人鱼一生只会流两次人鱼之泪,在人鱼真正感到悲伤的时候,泪珠会化作粉色的珍珠,祭奠人鱼的悲痛。

海平线上的光越来越亮,交易也如期而止。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也会心痛,原来自己也会悲伤。

“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海天交接处,她轻轻地哼唱,才恍然,原来,自己是爱他的。陈伟霆于她,一直是特别的,那时的她不明白,原来这份特别,叫做情有独钟。

......


自私还是战胜了理智,回到海底的Zanilia再一次敲开了海巫的门。海巫说的一点没错,那个世界,真的很危险,她的心被牢牢地困在了那里。

Zanilia想要用自己的鱼尾作为代价,交换多一点的时间,就算她永远变成泡影,她也一定要回去,因为她还没来得及感谢是他给了她勇气,让她勇敢做她自己,她还没来得及让他知晓自己的情意。

海巫给她拭去面颊上的眼泪,深深叹了口气,“我这里存了太多悲苦的记忆,每条被舍弃的鱼尾都存放着它们主人的悲伤,我劝不动,他们就永远消失了。”

“可我不想有任何遗憾。”她的泪又扑簌而落。

最后,海巫只要了她及腰的乌黑秀发,一瓶药水静静地躺在Zanilia的手心上,“你只有一年的时间,在你离开之前给你心爱的人喝下,他就会彻底忘了你,对他来说,你就只是他的一场梦。”

Zanilia由衷地感谢这个海底的长辈,正要道出感激,又听得海巫说,“一年之后你必须返回大海,否则,你所爱之人也会随你一同化作海上的泡沫。”

......


再次见到他,他似乎憔悴了不少,陈伟霆难以压抑心中翻腾的思念,将她死死地抱在怀里,“你去哪了?”四个字,气息不稳,全是不安。

赵丽颖一遍遍地抚摸他俊朗的眉眼,嘴唇动了动,却发现自己无处开口,内心的悸动层层传递而上,赵丽颖踮起脚尖,不管不顾地吻住他,唇齿相依间,道出无尽的思念与无声的爱恋。

“陈伟霆”,赵丽颖看到他发红的眼眶,“我爱你。”她轻声呢喃。

不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气息再次交汇,婉转绵长。

......


换来的这一年,每一天,都跟抹了蜜似的甜腻,赵丽颖纵情沉浸在与陈伟霆的恋爱关系里,活成了她之前羡慕的样子,成为了他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小女人。她会为他烹制他喜爱的吃食,会悄咪咪地到片场去探他的班,会全副武装地打扮好去听他光芒绽放梦想飞翔的演唱会现场。

每分每秒,都幸福得让人心悸。可这些时光终究是换来的,时间残忍无情,幸福如履薄冰。

陈伟霆买下了一艘船,带着她出了海,落日余晖,漫天的晚霞和海面交织成片,看她有些心不在焉,低声在她耳边挠,“开心点,你这样,妈咪会以为我欺负你的。”

赵丽颖成功地被他转移了注意力,脸上布满讶异,又听见他轻笑,“难道你以为我就单纯带你看海吗?”

“我还没准备好呢!”她着急,伸出手就要去捏他的脸,可手还没碰上,转瞬就被他握了去,无名指缓缓被套上一圈微凉。

陈伟霆顺势单膝而跪,“没准备好见父母,那总该准备好做陈太太了吧?”

温热的眼泪夺眶而出,怎么都止不住,“陈伟霆你这个无赖!”

他起身,圈住面前的她,大手细细理好她额前被海风吹乱的发,然后轻轻拂过她的眼下,带去她的泪水,“别哭了,太丑了。”

任由她捶打着自己的背,陈伟霆又开口,“答不答应?嗯?”

自私再一次迷了心智,就算是场梦,那也是个美梦,“你都套住了还马后炮!”

......


今夜之后,世上再无赵丽颖,她决定要把最后的自己交付给他,骗他喝下了混着药水的香槟,在微醺的醉意里,她装作玩笑却又无比认真地问,“如果我只是场梦,梦醒之后,你会不会忘了我?”

回答她的是片刻的沉默,接着,他低下头吻了吻她的眼,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梦是留在这里的,而你在我这里。”陈伟霆拉过她的手,按在自己的心上,“这里,永远不可能忘记,除非我...”

最后的那个字淹没在唇舌的交缠里,她不想听到,更不愿听到。情欲就像可乐开瓶时的气泡,来得野蛮汹涌,白昼之前,她只想与他抵死缠绵。

......


天空泛起朦胧的雾白,昼光被小心掩在了将散的暗色之后,赵丽颖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他的脸,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可人鱼的记忆,比人类的记忆还要清晰永存,她要把他的样子牢牢地刻在心里。

“我希望你忘了我,无论是你的脑海里,还是你的心深处。”她吻住他的薄唇,眼睫不住地颤动,“伟霆,对不起。”

转身离去,泪水滑落,啪嗒啪嗒地在地上化为粉莹通透的珍珠,是她来过这个世界最后的证明。

人鱼一生只会流两次人鱼之泪,第二次,便是在他们失去一生挚爱的时候,祭奠人鱼的爱情。

......


晨光再耐不住遮蔽,将早已泛白的天幕撕扯开来,漏出了星星点点的光芒。赵丽颖强压住心头的不舍与剧痛,从甲板上跃下,落入无边的海中。

鱼尾在海里显现出来,她任由自己的身体不断下沉,带着他给她的记忆,沉入最深的海底。可头顶上方突然涌来急速的水流和气泡,一股强劲的力量正朝着她的方向冲来。赵丽颖睁开双眸,模糊间,她看到一条人鱼正向自己游来,他的胸口有着和那个人一样的纹身,有着和那个人近乎相同的身形。

赵丽颖的腰身在下一秒被牢牢搂住,抬起头,对上了那人如墨的双眼,她难以置信,以为他随自己沉入了海里,挣扎着便要把他送回海面上。可自己的鱼尾却像是被什么缚住了似的,无法动弹,她朝下方看去,一条宝蓝色的鱼尾正紧紧缠着她的,而鱼尾的主人,正是眼前的这个人,这个她永生都无法忘却的人。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

双双躺在礁石之上,两条鱼尾的末端浸在海水之中,她静静地窝在陈伟霆的怀里,还处在深深的震惊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赵丽颖,你总是这样着急,从不肯多等一等。”他在她的肩头重重一咬,控诉着她的不是,然后缓缓道来那个属于他的故事。

......


他们的出发点一致得惊人,他告诉她,他想要把歌声传递给更多的人,他想要在更大的舞台上跳舞,而这条鱼尾就像是束缚他梦想的镣铐。他想要自己走出自己的路,活成自己希望活成的样子,而不是在海底,娶一个身份相符的公主,繁衍生息,过着被安排好的日子。

难怪,海面上的初见,她便觉得他的嗓音异常动人,难怪,在她露出破绽时他会那么欣喜若狂。

他早就察觉了她不同常人之处,最后还是看到了她背脊上的人鱼骨才确定了自己的猜想,按捺着不说就是为了等到求婚的那一天能够给她一个惊喜,他就爱看她哑口失声的样子。

“什么叫不想娶我?”她显然很会抓重点。

“可我看你一开始也不是很想嫁给我。”从她告诉他的故事里,陈伟霆也予以反击。

“可我想嫁给陈伟霆。”双手攀住他的肩背,小脸在他的颈窝里来回地蹭。

他的嘴角顿时捎上了笑意,“好巧,我想娶的人是赵丽颖。”

......


陆地上的婚礼并没有宴请八方,只是邀请了圈子里相熟的好友,他们互相许下了誓言和承诺。人类的寿命有限,常常得忍受阴阳相隔的痛苦,可人鱼长寿,他们相爱,便拥有了一辈子。

一开始就是对方的命中注定,只可惜,我们彼此并不认命,偏要自己去找寻自己的注定。朝着自己脚上的红线拼命追寻,最后走了好长的路,绕了好大个弯,才发现那根命定的红线已经缩到最短,抬起头才发现,被绑住的另一端,一直是你。也不曾后悔自己作出的选择,因为现在的我,足以配得上最好的你。遇见你的注定,是多么幸运。

赵丽颖仿佛找回了拍戏时的感觉,此时靠坐在他的怀里,她不禁娇声对他嘟囔,“我还没结够呢!”

陈伟霆亲了亲她的脸颊,脸上堆满宠溺,“那,我们回海里再办一次?”

王子和公主的爱情就像是个甜蜜的诅咒,王子和公主最后总是能冲破一切艰难险阻,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


▲彩蛋:


说好的见父母没有因为这小小的意外而成空。

但身处在宫殿里的赵丽颖现下还是非常恍惚,陈伟霆牵着她游过了层层阶梯,在偌大的水晶厅堂中央,悬挂着的是人鱼王族国王和王后的画像。

那和蔼熟悉的面孔,赵丽颖无法不把画像之中的王后同那位让她尊敬的海巫牵扯到一块儿,“她,是?”

“是什么是,她是妈咪!”陈伟霆敲了敲她的脑门。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海巫的一职早已被王族取缔,一直由王后代为管理。从始至终,就没有交换之说,十年的爱情不过是一个幌子,她只是一直没遇到对的那个人,她只是一直把对他的感觉压抑在这个虚无的交易之中;秀发也只是防止她伤害自己的替代品,赵丽颖得到的两次药水,都是王族特供的酒酿罢了。

毕竟,身为一个母亲,总归还是为自己的儿子着想,也总得给自己的儿子走个后门。

  199 33
评论(33)
热度(199)
  1. 密斯AnotherVeraWu 转载了此文字
  2. DieEinfacheFahrkarteVeraWu 转载了此文字

© VeraW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