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Wu

在玫瑰深处,暝于星光♥

 

♥拐♥

爱,永恒。

生活是要继续过的,糖也还是要继续吃的。




张启山扒拉下她拍覆在他脸上的一双小手,无可奈何却又万分宠溺,“带你去还不行吗?小祖宗!”

软磨硬泡了好一阵,十八般“武艺”都快使完,这人,总算肯带着她去总舵了……

尹新月又磨磨蹭蹭起来,他顾着楼下的寻守也没注意她在捣鼓什么。趁着守卫还算松懈,一番叮嘱后正要去牵她的手,却被她塞过来一个行李箱。

“那,我总得梳洗换衣嘛~”她仰着头,握住他的另一只手不住地晃,一下一下捏着他手背上清晰分明的骨节,嘟囔着自认为合情合理的要求。

张启山愣怔了片刻,原本心里打算的就只是带她过去转转,入夜前再把她送回来,这下倒好,人家可不是这么个盘算法。本就是偷偷回来看她的,现在偷偷把她拐过去,目标本就明显,她还又折腾出另一个难题。

左手掂了掂重量,还挺沉。

“走吧~”张启山无奈又好笑,揉揉她的发顶,她就低低笑出声来,自动自觉地填满他右侧的空余。

“嘘!小声点儿~”

说到底,他终究是不放心她一个人留在这里,还不如把她拐走,拴在身边,图个欢喜和安心。

……

牵着手进了总舵,果不其然,被老八和贝勒爷轮着调侃了个遍。把她带到二楼的房间,怕她发闷,示意她可以去院子里转转,知道她嘴巴闲不下来,又给送过来了一堆点心和水果。

就这么打发她了?

夜色渐浓,尹新月坐在窗前万分无聊地拨弄着腕上的二响环,叮叮的两声脆响被敲进裹了糖衣的月色里,她抬头看向夜空,这是她第几次望着月亮想他了呢?

秋夜里的寒意总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像是初见时的他,冷冷淡淡话不多,可就是让她忍不住地想要靠近,就好像她名字里的“寒”一样,没由来地,就是让她喜欢的紧。

思绪乱七八糟没头没尾,尹新月东思西想地也就坠入了例行有他的梦里,趴在窗柩上睡得香甜。

……

墙上挂钟的时针又悄悄走过一圈,钟摆“当当”的撞击声终于把商讨暂时叫停。

“佛爷,”老八率先扭头望了望钟面,又朝旁边的贝勒爷使眼色,“挺晚了,不然咱们明儿再议?”

贝勒爷心领神会,立刻点头应和,指指房梁之上,慢悠悠道,“是啊佛爷,您看,这真的不早了。我们俩倒是无所谓,可夫人会不会……”

……

张启山回到房间,就看到她趴在窗台上,睡得一脸娇憨。下午把她安排好后他和老八一行人就投身进了计划的商榷中,她竟然也不吵不闹。一直以来,他都明白她是个识大体的姑娘,小聪明小脾气不少,但又常常执拗懂事得让他心疼。

张启山悄声踱过去,哈一口气,搓热自己微凉的手,手心轻轻贴了贴她柔嫩的脸颊:凉的沁心。于是心疼就越发地散得更开,他有些恼,气她总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小心地把人儿抱到床上,又仔细替她掖好被角,才发现她的行李箱还杵在床边。

张启山按了按太阳穴,认命地将箱子提到一旁衣橱前,准备替她把换洗的衣服挂进去。

箱子悄无声响地被打开,张启山又一下怔仲起来,箱子里,她的东西少之又少,倒是他惯穿的衣物和常翻的书本,都被她仔细地放了进来,原来下午她是在替他收拾这些。心底有不知名的情绪在翻滚碰撞,蕴出阵阵浓稠的暖意。

……

等他换洗完了翻出她给他带的资治通鉴准备在桌前将就一夜时,就发现睡得懵然的尹新月早已坐在了外厅的椅子上,“你回来怎么不叫醒我?”她的嗓音还透着没睡醒的迷糊。

“以后累了就到床上去睡,不要等我。”他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那可不行,我就得让你惦记着我,不然,你都快被贝勒爷他们拐跑了!”她哼气出声,脑瓜子一转又细细品了品他刚才的话:以后?

她突然就眉开眼笑着朝他扑过去,张启山脚下一个踉跄,还是稳稳地抱住了她的身子,正要确认她有没有撞到,嘴巴上就被人结实地亲了一大口。

“唔~你都说以后了,我也亲了,那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们成亲吧!”尹新月的嘟起嘴唇朝他撒娇,钻着他话里的空子向他讨要一份甜蜜。

她的话和幻境里如出一辙,可这次唇上留下的是真实的她的香甜。张启山微微眯起眼睛看她,空气中慢慢透出丝丝缕缕的尴尬,等尹新月反应过来时,脸已经红了个透。他的睡衣因为她的抓握大敞而开,光裸结实的胸膛暴露在空气里,指腹触碰下是一片火热。

尹新月踮起的脚尖微微下放,盯着他的眼睛也开始转移方向,心里正琢磨着要怎么收场,张启山却再没给她机会逃。

张启山拿着书的手就势往回一收,箍紧了她的腰身又将她微微提了上来,抵住她的鼻尖来回厮磨,“你没名没分的,怎么跟我谈以后?”

说罢也不给她任何回嘴的机会,低下头,呼吸缠绕,张启山做了他最想做的那件事:吻她,深深地吻她。

幻境和现实的距离,原来一点也不遥远,就在一吻之间。

……

张启山从来不知道,一个女儿家的身子,可以这样冰凉。只感觉到她十分熟练地将一双小脚丫子塞进他温热的小腿间磨蹭,也不等他生疑,她细细软软的声音就扑过来,“我从小就体寒,母亲在的时候,都是这么给我暖脚的…”

然后放他一个人清醒,自己又渐渐陷进梦里去。

张启山忍住下腹不断蹿起的燥热,又把她往怀里紧了紧,乌云越过,月光便又放肆地泻了满地。满屋轻柔的月光里,他轻啄了一下她温软的唇,眼底的宠爱悄悄漫到了轻轻扬起的唇角上,她说的没错,总归是他拐回来的,男人啊,要敢作敢当!

张启山听见了自己如擂的心跳:

是时候,该允她一世承诺了。

  137 24
评论(24)
热度(137)

© VeraW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