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Wu

在玫瑰深处,暝于星光♥

 

♥氢氧化钠♥






陈伟霆呐,真是个氢氧化钠般危险的男人!


看着那人聊的热火朝天,再瞅瞅剧组里的女同志们或多或少都泛着绯意的脸庞时,赵丽颖如是想。你看看,才多久,又一堆少女心被他融化了。于是掏出手机,毫不犹豫地就把那人的备注改成了“氢氧化钠”。


“男生啊,要主动些,别老玩一些欲擒故纵的手段......”她没好气地数落他撩妹路子野,在这儿行不通,非要让他请教她科班的撩妹法子。陈伟霆晃着手里的桃树枝桠,一脸认真地听她絮絮叨叨,任由花瓣不停地戳碰着她的脸,玩得不亦乐乎。“啧!”赵丽颖被他闹得绷不住了,也不知是下意识还是擒贼先擒王的观念,她一下就抓住了他的手,而不是他手里的树枝。


她愣了好几秒,顺着两人触碰的交结处向上看,发现陈伟霆也正呆呆望着她。两人默契地一言不发,半晌,赵丽颖听见他先开了口:

“那如果要撩你呢?”


看他一脸正色的样子不像开玩笑,赵丽颖在神色慌张了一秒后故作镇定地说,“我不是妹,我是玉哥啊!”然后拍拍他的脑袋,“走了隐妹!”赵丽颖迅速从石上滑下了来,脚步急快地逃离了第一心乱现场。


后来戏终于杀青,他们互相给了对方一个拥抱,只不过,他不愿意撒手就是了。赵丽颖笑着打趣他,“哟~隐妹这是舍不得我啊?”她拍拍他的肩,“没事儿啊,江湖不大,咱们有缘再见。”


可他陈伟霆最讨厌的就是诸如什么“有缘自会相见”的说辞,在他看来,这些类似的托辞都不过是为了长久的分别找的藉口。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缘”,要是没有心,就算住对门也碰不到面。


所以陈伟霆就去做了那个有心人,只为了她的那句“有缘再见”。这头信誓旦旦地给导演承了诺,然后立马就拨通了她的电话。


赵丽颖看着屏幕上那张欠揍的脸,果然,陈伟霆呐,还是那个氢氧化钠一样的男人!看着自己给他的备注,她在滑下接听前还在提醒自己:你要清醒一点啊赵丽颖,不然一个不小心,你的心就要被他腐蚀殆尽了。


她不断地给自己的大脑作出警告,却忘记了警示自己的心。


“喂,想好了吗?要不要做我夫人?”他的声音让她很想顺着电话线摸过去把他暴揍一顿,“好好说话!你这都跟谁学的啊?”赵丽颖鼓着嗓子指责道。


“这不是跟你学的么,恩师~”音色上挑着正要宣告他嘴皮子上的胜利,赵丽颖却似乎并不打算给他台阶下,“这样啊,既然你我是师生关系,师生恋还是算了吧。”


最后还是他死皮赖脸地磨了好几天的电话,她才终于应下张夫人的戏份。老九门的再次聚首,对赵丽颖来说是完全不同的氛围,可却还是相同的心动。心动?是的,蜀山近乎朝夕相处的那段时间里,她曾不停地告诫自己要和他保持距离,但越是刻意压制,那颗心就越是叛逆地违背她的要求。好不容易熬到了戏末,本以为故作坦然的拥抱转身后她便能慢慢走出自以为的入戏氛围,但时间从来就不会冲淡感觉,她渐渐地只习惯了思念。

虽说还是陈伟霆先开的口,可她却意犹不决地推拒了他冬夜里的告白:

“我怕受伤。”

赵丽颖思忖了无数种第二天再见到他时的情形,然而料想之中的尴尬却没有到来。他一如往常一样,照例有说有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赵丽颖自己觉得他不再那么黏她了,他会同她一起对词试戏,可再也没有了放松的玩笑;他也和她一块背词走场,但却发觉少了以往的熟悉;他还是会与她一道吃饭聊天,她却没了从前的淡然。


就这么又过了快一个月,可就在赵丽颖觉着就这样吧,反正她是特邀,戏份完了,她就能身退了时,她看到同组的女演员笑着捶打他的小臂,而他也握住了对方的手腕。


赵丽颖飞快地别过头去,疾步地转身离开。不知怎的,蜀山那时他说要撩她的那句话,迅速地就从她的大脑里读档而出,眼眶子里不争气地弥散开了湿气。


终于,趁着醉酒胆壮,赵丽颖把人生生堵在了夜色里,“你的撩妹套路都是我教你的,嗝!你凭什么撩别人!”


她离他很近,打着酒嗝,涨红了一张脸朝他低吼,铺面的阵阵酒气急冲地奔进他的鼻腔里。嗯,真的喝高了,陈伟霆看她脖子都泛着粉红,无奈地摇摇头,低下身准备把人横抱起来。可手还没触上她的腰,手背就挨了她结实的一拍,“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赵丽颖撑住眼皮的倦意,勉强在他的帮扶下站稳了脚,“说啊!不是你说要撩我的吗?我记得可清楚了呢!看你今天跟别人打得还挺火热啊!”她又凑上前给了他一个醉拳,翻着迷糊的白眼嘟嘟囔囔地撒着酒疯。


她的脑袋一下一下磕蹭在他的胸口处,陈伟霆又听见她酒意黏糊的声音,“我啊,嗝...我每天…都在提醒自己,要清醒一点,不要,嗝!被你牵着鼻子走。我的脑子,嗝!听进去了,可我的心却没当回事,被你牵着跑了!”


她蹭够了,忽地就抬起脑袋,额前细碎的绒发因为她的磨蹭胡乱地贴在了脑门上,一双裹了泪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嘴巴用力一瘪,“说!你把它拐哪儿去了!”那双眼轻轻阖动了一下,串串晶莹就扑簌而落。


“赵丽颖,你是不是吃醋了?”目光在她的脸上寸寸游移,陈伟霆双手捧住她发烫的小脸,急急地问,但她偏执拗地紧闭住眼,不发一语。


一秒,两秒,三......没等到他接下来的话,赵丽颖正准备要挣开脸上的困缚,不料还没来得及上手,就从唇上传来了“吧唧”的一道声响,她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微眯的醉眼“噌”地睁大,惊愕又茫然,本就潮红的面色又添了缕缕热意。

“你...”

“是你说的,女孩子闭上眼睛,就是要你亲她。”先发制人,陈伟霆夺下了她将要开口的控诉,手顺势还搂上了她的腰。


这下,赵丽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食其果了,本想搬起石头狠砸他一顿,结果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他,石头砸自己脑袋上了,当日种的因,如今自己尝了果。


“我吃的是酒,才没有吃醋呢!”借着尚存的一丝醉意,她抵死辩解,可神色的飘忽无定却明明白白地出卖了她。


“是,在外头吹了那么久的风,早氧化成醋了!”他心疼又无法,只得又把她往怀里拥紧了几分。她不再说话了,也没有再推开他,不一会儿就听见他在她头顶不停地责怪她:

“你教的那些方法根本没有用!”陈伟霆在夜色里开了口。

“你说男生要主动些,不要欲擒故纵,好,那我就大大方方表明心迹了,结果你又不答应。”

“你说你害怕受伤,我以为是自己往日太过随意让你觉得我不够认真,那我也改了,可结果你对完戏就把我晾在了一边。”

“然后我还让妈咪做了饭菜,想和你好好吃一顿饭,你却跟做任务似的,话都没说上一句,吃完肉就跑了。”

“还有今天,好不容易看到你,正推开了手要去找你,你倒好,转头就走!”

“赵丽颖,你不是害怕受伤,你是不敢say love。”

赵丽颖本来想好了一大堆话去反驳他长长的指控,但是忽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最后到了嘴边,吐出的却是一句埋怨,“你腐蚀性太强,我怕陷进去,就是万劫不复。”


“可你已经躲不掉了不是吗?”他的脸在清冷的月色下显出前所未有的情深,伸手给她细细理好额发,“既然躲不过,那不如就从了我吧,颖妹?~”陈伟霆低下头抵住她的鼻尖,怕自己普通话不标准还强调着又补充了一句,“是赵丽颖那个颖不是丁隐那个隐。”


她蹙眉皱鼻,微微错愕,他却把一个吻揉在了她的眉心,“干嘛,我在撩你啊,没感觉出来吗?”


既然逃不掉,那就画地为牢,反正锁一块儿了,她逃不出,那也不让他挣脱掉。赵丽颖踮起脚尖,稍稍吃力地把一个吻印在了他的唇上,“礼尚往来!”


他的酒窝由浅及深,一口白牙衬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陈伟霆不由分说夺了她呼吸的权利,在月光氤氲下共享了一个醉意逼人的深吻。


陈伟霆呐,真是个氢氧化钠般的男人,可这世上一物降一物的真理从来就没有让人失望过。因为赵丽颖啊,也是个酸性不凡的女人,就好像是那个化学式里的稀盐酸。一元碱对上一元酸,势均力敌!从来就不需要检验什么,她悄悄吃个醋,析出稍稍的酸意,他们便成就了化学反应里最合拍的中和反应,于是乎,片场里就有了以下的情景对话:

“情人节回来老九门,和伟霆一起过情人节!”

“有赵丽颖和陈伟霆,我们才不回来呢!”

没错,结果就是,生出了让旁人看了都咸到发齁的爱情。


……
我爱这个化学式:

NaOH + HCl = NaCl + H2O

  151 32
评论(32)
热度(151)

© VeraWu | Powered by LOFTER